那种手机壳最保护手机壳_生活中不如意的句子

2017-07-29 02:45:35     (作)     那种手机壳最保护手机壳


近日,北京东三环,用一款打车软件搜索出来附近的出租车。最近,围绕打车软件的“专车”服务引发诸多争论。 新华社发

  新京报讯 昨日,针对近期一些打车软件提供的“专车”服务,交通运输部表示,各类“专车”软件公司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,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。

   近日,北京、广州相继认定打车软件提供的“专车”服务为非法运营。交通运输部有关部门昨日表示,“专车”服务应根据城市发展定位与实际需求,与公共交 通、出租汽车等传统客运行业错位服务,开拓细分市场,实施差异化经营。各类“专车”软件公司不仅仅是提供一个运输供需撮合平台,而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, 树立品牌意识,承担应尽责任,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,让使用“专车”服务的乘客更加安心、放心出行。

  同时,交通部对“专车”软件 的积极作用进行肯定,当前各类“专车”软件将租赁汽车通过网络平台整合起来,并根据乘客意愿通过第三方劳务公司提供驾驶员服务,是新时期跨越出租汽车与汽 车租赁传统界限的创新服务模式,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、多样化、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。

  交通运输部强调,应坚持“以人为本、鼓励创新、趋利避害、规范管理”的原则,鼓励并规范出租汽车和汽车租赁服务模式创新,杜绝侵害乘客利益和影响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非法营运,营造开放、公平、有序的市场环境。

  声音

  交通部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是“堵”,接下来还需要“疏”,规范和发展要并举。

  出租车行业的信息化发展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,要依法有序地把愿意从事租赁运营的私家车车主纳入正轨。问题在于怎样有序放开出租市场,让私家车愿意接受监管。

  未来应该制定出信息化租车的管理条例,对驾驶员、车辆以及运营组织的资质进行规范。建议在建立市场准入机制上,一定不要高收费,要从创新驱动上想办法。

  ——北京交通大学服务经济与新兴产业研究所所长冯华

  ■ 焦点

  1 提供租赁公司车辆 “专车”能走多远?

  某叫车平台负责人称,汽车租赁公司实行总量控制,想扩大市场仍存困难

  昨日,一家“专车”叫车平台运营企业的负责人认为,交通运输部虽然表示可通过软件向乘客提供正规租赁公司的车辆,但由于我国对汽车租赁公司也实行总量控制和配额管理的方式,合规的“专车”有限,想要扩大这种预约服务其实非常困难。

  该负责人介绍,他们从一开始进入市场就严格遵守相关法规,车辆来自有资质的汽车租赁企业,司机来自劳务派遣公司,叫车平台则将这两块服务捏合在一起。

  “这样的操作模式,从目前的法律规定上来说,没有问题,但这种模式不具有可持续性。”他说,我国对汽车租赁公司也实行总量控制和配额管理,这就遏制住了合规“专车”发展数量,预约市场就非常难扩大。“所以,我们现在只做正规的租赁公司,发展步子不大。”

   “但多样化的出租车服务,‘约租出租车’以及商务类用车的推广是大趋势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,这种出租车服务类型已经非常普遍,“约租 出租车”的数量甚至超过路上跑的“巡游出租车”。为了满足不同档次的用车需求并保护普通出租车司机的利益,可以设置一个价格保护机制,比如限定“约租出租 车”的价格是普通出租车的数倍,让市场去自由选择。此外,还可以从政策上给予一些优惠,这样既保留了基本的出行需求,也引入了竞争,对消费者是好事。

  同时,出租车公司也参与到市场中,比较理想的状态是,租车平台可以对接很多约租出租车服务公司,平台的功能是提供不同的选择给乘客。

  2 正规出租车公司能否多样化经营?

  专家称现有出租车服务单一,应发展高、中、低档车辆,满足商务用车需求

  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表示,“专车”利用私家车运营于目前的相关法律以及管理规定来看,属于非法运营,也就是“黑车”。但出租车服务单一、陈旧 已经不适应现在的出行需求,她建议,出租车也应该区别高、中、低档的车辆,并提供多样化的服务,以满足普通以及商务用车的需求。

  一位不 愿意透露姓名的出租车公司负责人透露,从去年开始,“专车”的介入已经对出租车运营带来一定的影响,虽然影响不明显,但“专车”与出租车之间的界限不以政 策法规划清,影响将会持续。“现在开会,有些司机抱怨,也听说有一些司机不干正规出租,买了个车干‘黑车’去了。”他说。

  作为出租车运 营企业的负责人,他对“专车”并不排斥,反而认为,由于手机软件的介入,使商务用车和预约用车结合在一起,方便了乘客,应该鼓励。“其实北京出租车市场一 直存在商务用车,长久以来的模式是在酒店门口趴活,或者长期包车。”但这部分量非常少。这几年,出行方式在改变,这块的需求量也在猛增,而商务用车的基数 并没有大幅增加。

  不论是出租车公司还是租车公司,都需要许可的,这是制约数量发展的最大问题。这位负责人说,供给无法满足需求,滋生出“专车”等类型的用车。

   其实,正规出租车公司可以为乘客提供多样化的租车服务,购买不同档次的车辆。“上世纪90年代,其实北京有5、3、2的要求,就是说50%低档车、 30%中档车、20%高档车,租价也不一样,但后来取消了。目前就几家出租车公司可以有高档车,为‘两会’等会务用车准备。”

  他认为,政府主管部门应该根据大家的需求,主动研究市场,提出解决方案,他建议可以放开商务用车这种服务的限制,允许其他出租车公司进入商务用车市场,并放开商务用车定价。

  ■ 讲述

  “专车”司机:

  最怕“降星”影响接单量

  来京十余年的张师傅以前是一家公司的司机,熟悉北京路况,2014年6月份成为“专车”司机。“我是以劳务公司人员身份驾驶专车,所驾驶车辆属汽车租赁公司。”张师傅说。

  据他介绍,他一个月能挣7000元,“最大的成本是公司要从每单业务中抽取20%的费用,其余成本还有保养费、油费等,但现在挣的是原来的一倍。”

  他认为,他驾驶的“专车”和“黑车”有区别。“我们都经过培训和考核,车辆、身份信息、家庭住址等信息均在公司有备案。在服务上,专车提供饮用水、纸巾,接单后,乘客会收到车辆信息、司机电话等信息,这都和‘黑车’有别。”张师傅说。

  在从事半年多的专车服务中,张师傅最担心的是接客人迟到:“迟到的话,乘客可能会投诉。”如果被客人投诉,系统会降低对他的评分星级,轻则会在某段时间降低订单呼叫频率,重则手机会被“静默”一天。

  张师傅认为,北京出租车市场缺口较大,“希望政府能够为我们组织一个统一管理的公司,既打消公众疑虑,也让我们安安心心地挣钱。”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 郭超 贾世煜 侯润芳

本站原创作品,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,违者必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