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游先生8_快速阅读术pdf

2017-07-28 21:04:29     (作)     梦游先生8

  7月14日深夜24时,2017赛季中超二次转会市场就将正式关闭,受到中超新政影响,此前几乎即将进入官宣程序的几位超级大牌最终无缘中超,各队的新援也基本以“便宜货”为主。

  但整个夏季转会期,中超各队其实是各显神通,纷纷把引援费用“花式”控制在足协制定的标准以下——自由免签,低价租借,先租后买……可谓“八仙过海”。

  整个转会期,足协甚至没有收到一笔“调节费”。只能说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

  科斯塔、奥巴梅杨因新政无缘中超

  5月24日晚间,中国足协突然在官网上公布了转会新政,这其中涉及到内外援转会的条款规定:

  内援转会费超过2000万人民币,外援转会费超过4500万人民币的转会,超额部分需上交等额的“调节费”。

  此时距离6月19日二次转会窗口开启已经不足一个月时间,新政很大程度让各家俱乐部改变了引援策略。

  此前,中超几家俱乐部已经开始运作世界级大牌外援的加盟。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,切尔西前锋迭戈·科斯塔和多特蒙德前锋奥巴梅杨已经无限接近中超,两人的转会费都不低于7000万欧元。

  如果按照新政,7000万欧元的转会费意味着俱乐部还需要支付超额约5400万欧元的奢侈税,转会总开销将超过1.2亿欧元,这就堵死了大牌外援的中超之路。

  免签+租借,足协没辙了吧

  面对新政,没有俱乐部愿意做第一个交“调节费”的出头鸟,因此二次转会的外援引进中,自由球员和低价转会成为主流。

  恒大从巴西签下自由身的穆里奇,前江苏外援奥特森自由转会富力,建业的葡萄牙前锋瓦兹特,辽足的两位新外援前锋鲍马尔、贝卡门加也是自由身加盟。

  除了自由转会,中超新政并没有堵死租借这条路。

  天津亿利就从安德莱赫特租借了加纳国脚阿切姆蓬,租借费用完全低于足协规定的标准。而贵州也从西甲挖来了鲁本·卡斯特罗和马里奥·苏亚雷斯。

  当然,就算是转会,花费也要控制在“线下”。

  延边从K联赛签下两名外援黄一琇和瓦尔德特·拉玛,这两人的转会费都是平价。苏宁从法甲洛里昂签下喀麦隆国家队队长穆坎乔,这笔转会的费用约在550万欧元左右,正好符合低于4500万元的标准。

  同样,在紧俏的内援市场,各家球员也都无意流通。

  整个夏季窗口,能够够得上分量的转会只有裴帅从长春亚泰加盟天津权健,此外就是杜威和王赟两位老将为了多踢比赛租借离队。

  现在各队都以囤积U23球员为主,代表案例是苏宁签下前锋叶尔凡,申花签下门将陈钊,恒大则引进了三名1997年出生的球员冯博轩、邓宇彪、武翔。

  花样“避税”,权健这是赌了一把

  虽然整体萧条,但还是有花钱的主。

  二次转会市场,动作最大的球队毫无疑问属于天津权健,尽管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拿下更大牌外援,权健依然签下了裴帅和莫德斯特。

  从费用来看,这两笔转会不需要支付奢侈税,那么,权健是如何避免支付奢侈税?

  先说裴帅,这位亚泰青训球员作为国家二队成员,市场身价应该达到一亿元。虽然权健没有公布具体费用,但此前根据业内的说法,权健是用2000万元加上两名球员引进了裴帅,这样转会费就没有超标。

  其实,就内援转会市场而言,球队完全有足够的办法避免“调节费”,新政公布前有一个案例:

  几年前某城市一家中超球队购买了一支青训球队,根据协议这批小球员二次转会费的10%归原球队所有。今年年初几名球员转会,圈内盛传转会费达到数千万元,据此原球队负责人去索要二次转会分成,但发现球员转会合同上的金额只有100万元……

  这样一来,原本高达数百万元的二次转会分成就变成可怜的几十万。

  这个案例可以完美移植到新政背景下:只要两家俱乐部谈妥,给足协的备案合同数字并不是一个大问题。退一万步,两家俱乐部所属集团之间签订补充合同即可。

  当然,外援转会不能如此操作,比方说莫德斯特和奥巴梅杨。

  德甲联盟会公示每一笔转会费,多特蒙德还是上市公司,转会费上的问题会导致严重后果,因此国际转会透明度很高,牵涉到多方利益钻空子的难度很大。

  即便如此,莫德斯特的转会依然可以让权健在两年时间内“高枕无忧”。

  根据德国媒体公布的消息,权健600万欧元租借莫德斯特两年,这笔费用基本等同于足协对于外援转会费的奢侈税红线,权健也就避免了支付“调节费”。

  两年后权健需要支付2900万欧元买断莫德斯特,这是强制性条款,否则科隆的利益无法保证。这样一来,如果两年后政策不变,权健就需要支付额外的2900万欧元“调节费”。

  但是在中国足坛,两年后的转会是个什么政策,谁知道呢?

本站原创作品,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,违者必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