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在寅携韩国四大财阀访朝 三星少主李在镕“戴

来源:未知日期:2018-09-20 20:47 浏览:

  9月18日报道台媒称,为了加速朝鲜半岛的和平破冰,韩国总统文在寅于9月18日上午直飞平壤,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发展3天2夜的历史性会谈。根据青瓦台辨别在9月16与17日公布的会前说明,在政治交涉外,文在寅也邀请了三星、SK、LG与现代集团等“四大财阀家族”共赴平壤——其中,最引人凝视者,即是涉入朴瑾惠、崔顺实国政干预行贿案的“三星少主”李在镕。

 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9月17日报道,文在寅9月18日的朝鲜行程,让他成为继金大中、卢武铉之后,韩国史上第三位访问平壤的现任总统。

  报道称,青瓦台方面强调,韩国方面对“文金平壤会”的等候,主要仍以核武谈判为主,文在寅亦将全力说服金正恩提出“核武设施清单”,以作为结合国与国际能源总署后续监督朝鲜解除核武装的进程依据;并让文在寅能向美方交代、借以增加“特金二次会”的可行性。

  据韩国媒体表示,在政治性的访问活动外,文在寅跟金正恩也可能针对经济配合进行冲破性地磋商,像是朝鲜东海岸的“元山观光特区”,也可能是韩国拜访团次日的行程焦点。

  报道称,根据青瓦台16日公布的访问团名单,文在寅本次出访也邀请了17名商界代表;其中,韩国“四大财阀家族”——三星、现代、SK、LG——全都有大佬缺席。

  随访名单中,LG集团派出会长具光谟(40岁,LG第四代会长,具家第四代),SK集团派出会长崔泰源(58岁,SK第三代会长,崔家第二代),现代集团则派出集团会长玄贞恩(63岁,现代第二代会长郑梦宪的遗孀),现代-KIA汽车集团则派出副会长金容焕(会长是曾与弟弟郑梦宪争夺家族主导权的郑梦九)。至于最大财阀三星集团,则让年初才勉强出狱的“集团太子”李在镕(40岁,三星李家第三代)陪同缺席。

  报道称,只管李在镕行贿案一度被视为韩国清算财阀金权政治的关键一步,但李在镕一审却仅被判处5年徒刑;今年2月的二审结果更变成4年缓刑,当庭被释放的李在镕自此重回集团高层,本次更是高调受邀,与文在寅一起赴朝鲜参加历史性的访问。

  “(李在镕)他的诉讼归诉讼,朝韩的贸易协作那又是另一回事。”在访朝随行名单颁布后,青瓦台秘书长任钟晢17日也如此回应,坚持李在镕访朝配合与他目前还未结束的三审贪腐官司“不会有关联”;至于三星集团与李在镕本人,目前对外界质疑与询问,则都低调不回应。

  报道称,除了李在镕之外,韩国的财阀随行名单中,古代集团与朝鲜的关系最是密切,集团派出的玄贞恩会长,更与朝鲜有着千头万绪的瓜葛。

  据报道,现代团体的创办人郑周永,诞生于朝鲜西部的通川郡,在1998年金大中上台后,也大力授意现代集团接班会长的五子郑梦宪,担负青瓦台的地下特使,并让古代集团成为金大中阳光政策下的“对北投资急先锋”。

  在这段时间,现代集团顶着亚洲金融风暴的资金压力,鼎力地对朝鲜豪掷数十亿美元、投资金刚山观光特区。此举日后虽促成了金大中与金日成的“破冰”,但现代对金刚山的投资,却因后来的朝核问题而惨赔;之后在金大中下台后,韩国检调又查出郑梦宪的现代集团,曾在青瓦台的授意下,非法担当对朝鲜汇款的“地下白手套”。

  惧怕于司法压力的郑梦宪,于是决定在2003年8月4日,于现代集团跳楼自残,逝世时55岁。郑梦宪去世后,其遗孀玄贞恩力压叔伯一辈,操纵住了现代集团;并依照夫婿的遗嘱,将其骨灰撒在朝鲜的金刚山观光特区。

  在从前朝韩关系融洽的时候,每年郑梦宪的忌日,玄贞恩都会申请特许赴朝鲜、前往金刚山扫墓。此外,也因为郑家两代对于阳光政策的涉入,金正日与金正恩都曾公开表白对现代郑家的感谢与钦佩。

  青瓦台方面表现,文在寅一行将在20日上午搭机返回忆尔;至于随文在寅出访的商业代表们,目前都还不清楚是否会有机会加入在朝鲜的朝韩合作投资。

  报道称,另一方面,在商界之外,韩国的多少大工会也都有派人随行;同时,以执政党奇特民主党为首的多少个进步派政党——如民主跟平党、正义党——都派出了代表出访,但同样收到邀请的保守派营垒(像是自由韩国党与正确未来党)则错误出访平壤的信函做出回复。
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